工研院「一剑锁喉」,台湾扫地机器人如何告赢世界龙头 iRobot?


2020-07-08


工研院「一剑锁喉」,台湾扫地机器人如何告赢世界龙头 iRobot?

这是一场小虾米打大鲸鱼的战争。来自台湾的扫地机器人、全球第二大厂台湾松腾,被比它大 25 倍的世界龙头 iRobot 控告侵权,iRobot 还请出苹果御用律师打专利战。被同业看衰的松腾,如何联手工研院,击退 iRobot?

台湾小厂面对国际大品牌的专利战,到底有没有胜算?

「如果没有打这场仗,松腾已经倒掉了,」4 月 19 日,全球第二大扫地机器人厂台湾松腾董事长燕成祥站在台中智慧机器人中心的台上,带着稍稍激动的语气对台下的机械同业说。

松腾在工研院协助下,成功击退 iRobot。

时间回到 2017 年 4 月 18 日,燕成祥收到律师给他的消息,「iRobot 要告松腾」。

iRobot 向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递状控告北美、中国及台湾多家企业製造并进口美国销售的扫地机器人,iRobot 认为这些产品侵害其 6 项美国专利发明,构成不公平贸易竞争行为。iRobot 要求 ITC 禁止这些侵权的产品继续进口美国,并发布停止继续供应贩售。

收到这个讯息,燕成祥简直无法置信,因为一旦判定属实,等于判松腾死刑。

27 岁创业,第一桶金来自日本

59 岁的燕成祥大同工学院工业设计系毕业,27 岁就创业松腾,一开始做空气飘香器。他学工业设计,当时市场上多数业者锁定公共厕所市场,做大型机器,燕成祥把电池缩小,做小型机供应日本市场,首波就卖了 2 万组,存到了创业后的第一桶金。

2003 年前后,燕成祥在一场经济部召开的国家机器人发展会议中,看到一个统计数字:家用清洁型机器人占整体服务型机器人市场的九成,他决定跨入扫地机器人的领域。

「也是因为当时我们做 Honeywell 消费性电子部门的空气清净机,但 Honeywell 将这个部门卖给 Kaz,我们瞬间没了订单,」燕成祥想以扫地机器人补回大量订单的流失。

当时松腾委託工研院一起开发机器人里头的清洁模组,但要跨入这个领域,最大的山头就是比松腾早 2 到 3 年头进入这块领域的iRobot。

iRobot 手上有已经有约 400 多件的专利,可说是布下天罗地网。

工研院「一剑锁喉」,台湾扫地机器人如何告赢世界龙头 iRobot?

iRobot 创办人兼 CEO 安格尔(Colin Angle)。

200 万机器人大军,威胁龙头地位

松腾代工和品牌都做,扫地机器人的量冲上 200 万台,量大了产生了威胁,iRobot 在去年 4 月採取行动,控告包括松腾在内 11 家欧洲、中国和台湾的公司。

工研院机械所所长胡竹生分析,台湾具竞争力的产品一旦造成跨国大厂市场占有率的直接威胁,紧跟而来的是智财权的主张,大厂会以法律弥补製造力的不足。

「iRobot 在做市占的保卫战,」胡竹生分析。

回头分析全球居家吸尘器机器人市场,2017-2021 年的複合成长率为 15.2%,达到 25 亿美元的规模。iRobot 目前在居家吸尘器机器人的市占率虽有 60%,年营业额也才 7.8 亿美元,未来还有成长空间。

因此在面临亚洲新兴公司抢食市场,iRobot 自然会採取打侵权官司迫使对手退出市场的战略。

iRobot「清理战场」,全面提告

iRobot 这波大规模的诉讼展开后,同样来自台湾的科技大厂微星(MSI)在去年 9 月,就决定举白旗和 iRobot 达成专利纠纷和解协议,MSI 全面退出全球扫地机器人市场,还得支付赔偿金。

一名台湾家电品牌厂总经理观察,他认为 iRobot 此举也是想清理战场,迫使山寨厂退出市场。「那 11 间中有许多中国厂商,几乎仿 iRobot 仿得一模一样,」这名总经理观察。

只能背水一战,燕成祥把原本去年要在土城买厂房的钱先挪去请美国律师,律师开价 200 万美元的律师费,每小时谘询顾问费是 300 美元起跳。

「公司要先能活下来,厂房的钱可以向银行融资,」他打定主意。

但令他不解的是,松腾到底哪里侵权了?

工研院「一剑锁喉」,台湾扫地机器人如何告赢世界龙头 iRobot?

台湾松腾董事长燕成祥背水一战,耗费数百万美元的律师费,也要拚一线生机。

苹果御用律师出马  同业:松腾输定了

律师研究了 iRobot 的专利,发现松腾到 2014 年前都没有侵权疑虑,没想到 2014 年以后,iRobot 对「专利範围」进行调整。

扫地机器人都有行径路模式。iRobot 的行进方式,是撞到物体就转弯离开,松腾为了避开 iRobot 的专利,设计成撞到迴避再离开。

另一方 iRobot 的律师是「苹果御用」的理查森(Fish Richardson),其他厂商知道后,都认为松腾这次被告,是输定了。

这场仗必须打,但百万美元等级的诉讼成本,对中小企业如松腾是高昂的代价。此外,这也是一场高压紧绷的诉讼过程。这次 iRobot 的诉讼除了告到麻州法院,令人头痛的是它还告到 ITC。

「这单位直属美国总统,一年诉讼就要完结,我们实际上只有 9 个月可以打诉讼,3 个月听判决,一旦判例确定,只有美国总统可以否决,」燕成祥坦言。

被起诉后,iRobot 一次提出 72 个问题,要松腾 6 天内回覆。还要松腾提供 5 人名单供随时询问。当时在美国法院攻防战时,对方甚至用出「you get out of USA,  you copycat」强硬粗鲁的用语。

燕成祥没想到,当年一设计好扫地机器人,就请律师到美国做专业侵权检定这个动作,被美国法官认定,「来自台湾的松腾,一开始就处心积虑想要仿冒美国的 iRobot。」

最后让松腾获得一线生机的,是藏在工研院里头的专利。

工研院提供弹药  找到四大「武器」

工研院告诉燕成祥,他们手上有一万六千件专利和一个智财权部门,可以当松腾的后盾,提供「弹药」。

工研院机械所累积了将近十年机械领域的专利布局,十几年前就投入吸尘机器人研究开发。最早是工研院自有应用研究计画,后来又有经济部科转计划支持机器人技术研发,逐步布局扫地机器人相关专利。

胡竹生透露,这些相关专利包括控制系统、清洁系统、环境侦测、定位导航、路径估测与件地图系统方法等专利组合。「中小企业不应该轻忽专利的力道,特别是要及早布局攻击性专利,」胡竹生说。

刚好松腾的案例,让工研院库藏多年的专利,像让宝剑有了出鞘的机会。

反击 iRobot 的最重要关键,是松腾和工研院发现,目前 iRobot 在 2009 年推出「9 系列」具有视觉导航的明星热销产品,晚于工研院申请专利的时间,iRobot 踩到工研院的专利。

攻击就是最好的防守

到底是什幺样的专利,卡到有四百多项专利的 iRobot?

工研院智权应用管理部经理吕美玲分析,工研院的专利不只是为特定产品写的产品型专利,而是用技术角度去布,写的专利範围较广。「当时我们专利布局是,在载体上有视觉导航就踩到我们的专利,」吕美玲指出。

松腾掌握子弹后决定反击,「攻击是最好的防守,」燕成祥说。

吕美玲在「家用吸尘机器人的智权诉讼全貌」中分析,松腾公司在 2017 年 12 月 18 日在麻州地院起诉 iRobot,是争专利权,逼使  iRobot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请求 ITC 终止对松腾的调查并于麻州地院撤告。

为何 iRobot 急着撤告?

去年推出扫地机器人就拿下 2018 年 CES 创新奖的好样科技总经理赵志谋,也很关注这个诉讼案。他分析 iRobot「9 系列」有方向辨识,是 iRobot 未来发展的重点。

工研院「一剑锁喉」,台湾扫地机器人如何告赢世界龙头 iRobot?

同样生产扫地机器人的好样科技总经理赵志谋认为,这次工研院与松腾的结盟,对台湾中小企业是相当好的示範。

「过去 8 系列以前,iRobot 行径路线都是採随机式、乱撞式,强调覆盖率强的模式,」赵志谋分析。

吕美玲指出,这个有效专利是定位载体、估测载体姿态和建地图的系统与方法的专利,是有效的「攻击型专利」。未来产品打造延续发展「视觉导航」的 iRobot,不得不上谈判桌和解并撤告。

这场小虾米对大鲸鱼的专利战,另一个重大的意义也在于台湾中小企业应该懂得善用资源。

百万美元的代价,燕成祥坦言代价高昂,「如果没有和工研院一起坚持打这场专利战,搞不好公司已经倒掉。」

这是一场生存战,更是中小企业创新升级的不可忽视的成本。



上一篇:
下一篇:

热门文章

 中市全国首创假牙保固补助银髮族装假牙

中市全国首创假牙保固补助银髮族装假牙

 中市全国首创国税地税合一

中市全国首创国税地税合一

 中市全国首创地价税节税通知服务便民性再提升

中市全国首创地价税节税通知服务便民性再提升